费肋孟书

Præfatio1

费 费肋孟书

引言

费肋孟原是哥罗森城的富翁,他大概是在厄弗所(宗 19:10)直接为保禄所归化的(19节)。他信教后,表现了非凡的信德与爱德,竟把自己的家献出,作为信友集会及举行圣祭之所(2, 4-7节)。他既是富户人家,按当时的社会制度,也蓄养了许多奴隶,其中有一名叫敖乃息摩的,尚未信教,作了一件对不起主人的事(大约偷了财物),因而畏罪逃亡,出走远方。

敖乃息摩逃到了罗马,找到了正被囚的保禄。保禄为保护他,起初本想留下他服侍自己(13节),但后来因敖氏已领洗入教(10, 11两节),决意叫他跟提希苛(保禄致《哥罗森书》即由提希苛带去的),回到他的主人那里,因而写了这封保荐他的短信《费肋孟书》,求费肋孟不但不要处罚他,而且还应以“弟兄”之谊接待他(16节)。这封短信,犹如在《厄弗所书》引言中所提过的,应是保禄在六三年于罗马写成的。

这封优美的私人函件,篇幅极短,很可能全是保禄亲笔所写。信内措词造句,委婉动人,务求达到目的;同时这封富于热情的短信也将保禄内心的爱情,活显于纸上,实是不可多得的杰作。

这封私人函件,因为涉及了奴隶制度的社会问题,所以对教会以及社会发生了极大的影响。当基督教会出现于世时,经济与社会生活全系于奴隶。虽则如此,但当时的人却不以奴隶为人,而只视作货物。基督的教义一传于世,开始了一种新的气象;所以这封短信实可称为“基督自由的宣言”(参阅迦 3:27, 28; 格前7: 20-22; 弗 6:5-9; 哥3:11; 4:1)。它虽不曾把奴隶制度立即废除,但由于基督教义的逐渐推进,把奴隶制度终归消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