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撒意亚

依 依撒意亚

引言

以色列民族史上最着名的先知依撒意亚,约在公元前七六五年左右生于耶路撒冷。由本书的内容,尤其由他与朝内官员的往还,以及他在政治上的广泛影响,可以推知,他出身于贵族。他在乌齐雅王驾崩那年(公元前七四○年)蒙召,执行先知的任务,先后凡四十年,历经约堂、阿哈次和希则克雅三代。同时在以色列国还有欧瑟亚,在犹大国有米该亚,任先知的职务。

要认识当时以民的历史环境,需要阅读列下15-20及编下26-32所记载的史事。在公元前八世纪,亚述帝国占据了整个小亚细亚,近迫巴力斯坦边境,威胁以民南北二国进贡纳税。以色列王培卡黑,为脱离亚述的势力,与大马士革王联盟,且唆使犹大王阿哈次参战。但因阿哈次拒绝这一要求,二王遂进攻耶路撒冷(公元前七三六年至七三五年)。在这危机中,阿哈次不听依撒意亚的劝戒,反而求救于亚述王(依 7)。如此,不但导致了以色列国的沦亡(公元前七二二年),而且使犹大国缴纳更重的贡税。在希则克雅王执政时,犹大为摆脱亚述的重轭,与埃及和其他邻邦联合(30-32),并与反抗亚述的新巴比伦缔交(36-39)。结果亚述大举进攻,围困耶路撒冷,幸赖天主特殊的保护,耶京及全犹大得免于难。此时,依撒意亚却预言了本国将来的灭亡,及巴比伦的充军(39;列下20:12,19)。

犹大国正像以色列一样,免不了要受天主的惩罚,因为举国上下,尤其政府首长,背弃了天主,不再依赖他的助佑,反而依赖人世间的政治;百姓以各种迷信、妖术和多神崇拜,来代替对唯一上主的敬礼;人伦道德一败涂地,法律秩序绝无仅存。耶路撒冷俨然变成了古代的索多玛和哈摩辣(1:9;3:9)。

依撒意亚在圣殿蒙召时所见的神视(6),为他的一生留下了最深刻的印像。当时他忽然领悟了上主超绝的威严及至圣性,同时意识到自己和百姓的罪孽。自那一刻起,先知确悉自己是“万军的上主”,“以色列的大能者”,“以色列的圣者”的使者及代言人。于是便开始劝勉百姓改恶迁善,并以忠诚倚恃的心,归向唯一的救主,天主。先知自被召之日起,即知道自己的宣讲,不会得到什麽效果:至圣的上主必要消灭犹大国民(3:8; 5:13; 6:11);但满怀信仰的先知,仍旧依赖天主给与祖先的许诺,确信天主不会完全铲除自己的百姓,必留下一些“残馀”,在审判中经过净炼而成为圣善忠信的遗民,由他们中将要出生未来的救主默西亚(2:1-5; 4:2-6; 7:10-17; 9:1-6; 11:1-9)。这位默西亚将要完成救赎的大业(42:1-7;49:1-9;52:13;53:12)。

本书可分为两大部分:第一部分是由一些较小的预言集编成的,但没有依照时代先后的次序来编纂(1-35),其后有一篇带有历史性的附录(36-39);第二部分通常称为“安慰书”,共分两段:前段描写天主藉波斯王居鲁士,将百姓由充军的苦患中释放出来(40-49:13),并藉“上主的仆人”解放他们于罪恶(49:14-55);后段颂扬默西亚要建立的神国,及“以色列圣者的熙雍”,即那要作为万民中心的新耶路撒冷(56-66)。

无论在《旧约》或《新约》中(德48:25-28;玛3:3;8:17;路4:17等处),或在古时犹太教和基督教会的传说内,都以前后两部同为依撒意亚的着作。同样,一九四七年,在死海西岸谷木兰山洞中所发现的“依撒意亚”,其“希伯来文抄卷”,和最古的“希腊译本”,亦都以依撒意亚为全书的作者。但这并非说先知亲笔写了一切;由8:16得知,先知曾委托他的门人弟子,将自己的预言暂为收藏。可能在充军的末期,先知的后辈子弟将这些预这宣布出来,并稍事修改,为使人更易了解,或为更适应当时的环境,这都不防碍称依撒意亚为全书的作者。

诸先知中,影响新约教会最深刻者,首推依撒意亚,因为他曾论及默西亚的诞生(7:14;9:6;11:1),他超绝的本性和使命(7:14;9:5;11:4;42:1-7),以及他赎罪救世的大业(53)。故此依撒意亚堪称为“旧约中的福音宣传者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