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高圣经

约伯传

第二场辩论 (15-21)

第十五章

约伯非智者

15:1 特曼人厄里法次又发言说:

15:2 智者岂能以虚言作答?岂能以东风果腹?

15:3 岂能以无益的废话,无济于事的言词来辩护?

15:4 不但如此,而且你还废除了敬畏天主之情,断绝了在他面前的默祷。

15:5 其实,是你的罪恶教导你说话,叫你的口舌诡辩。

15:6 定你罪的,是你的口而不是我,是你的口唇作证控告你。

15:7 你岂是第一个出生的人?在山岳未有之前,你岂已诞生?

15:8 难道你听见了天主的机密,把持着智慧?

15:9 有什么事,只有你知,而我们不知;只有你明了,而我们不明了?

15:10 我们之中也有白头老人,年纪比你父亲还大。

15:11 天主的安慰,和向你说的温和的话,你以为还太少吗?

15:12 你为何让你的感情控制着你?你的眼为何冒火,

15:13 竟向天主发怒,开口说出这样的话?

15:14 人算什么而敢自称洁净,妇女所生的敢自称正直?

15:15 他连自己的圣者,还不信赖;在他眼中,连苍天也不纯洁,

15:16 何况一个堕落可憎,饮恶如水的人。

恶人应受罚

15:17 我要告诉你,你且听我说;我要说明我的经验,

15:18 即贤哲所传授──受之于祖先,一点也不隐瞒的事:

15:19 这地方原只赐给了他们,尚无一个外方人从他们中间经过?ぉ?

15:21 恐怖之声常在他耳中,平静时匪徒也来侵扰。

15:22 他不相信还能脱离黑暗,自觉注定遭受刀祸,

15:23 被抛弃作兀鹰的食物,明知大难已临头。

15:24 黑暗的日子使他恐怖,困苦艰难跟随着他,好象准备厮杀的君王。

15:25 因为他曾伸手反抗过天主,向全能者傲慢逞强过;

15:26 伸直颈项,持坚厚的盾牌突击过天主。

15:27 他的脸堆满了脂肪,他的腰间积满了肥肉。

15:28 他住在荒凉的城内,住在无人居留,行将化为废墟的屋中。

15:29 他不能富有,所有的财富也不能久存,也决不能向地下生根。

15:30 他脱离不了黑暗,火焰要灼干他的嫩芽,暴风要吹去他的花朵。

15:31 别依恃枝桠已长大,应知这都是空虚;

15:32 未到时日,已经凋谢,枝叶再不发绿。

15:33 有如葡萄未熟即被打下,橄榄开花即被摇落,

15:34 因为恶人的家室必要绝嗣,火要烧尽受贿者的帐幕。

15:35 他们所怀的是邪恶,所生的是罪孽;心胸怀念的,无非是欺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