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尼尔

达 达尼尔

引言

《达尼尔书》的主角达尼尔,是贵族出身的犹太人,也许是王家的后代(1:3-6)。犹大王约雅金(公元前六○九 五九八年)执政的初年,达尼尔与一些优秀的贵族青年,为拿步高王掳往巴比伦去,受王宫的高等教育。拿步高的目的无疑是利用这些青年,将来把巴比伦的文化推广到犹大国,免得犹大与埃及亲善。达尼尔和他的同伴在异邦之地,因为忠守梅瑟的法律,天主遂赐给他们超群的智力,因而使他们在王宫里得享特别的优待(1:8-21),直到波斯王居鲁士占领巴比伦的时代(公元前五三八年)。

本书在希伯来经典内列入“杂集”中,但在古时的几种“希腊译本”及在“拉丁通行本”内,列于《先知书》,在《厄则克耳书》以后。古时的译本比希伯来原文多几段所谓“次经部分”:即3:24-90(三青年的祈祷及赞美歌),13章(苏撒纳)及14章(达尼尔拒拜贝耳及大龙的记述)。

本书中又有一段相当长的阿剌美语部分(2:4-7:28),给圣经学者为研究本书的编辑时代,增加了不少困难。

本书的内容可分为前后两编:前编是记述历史(1-6),叙述达尼尔和他的同伴在巴比伦王宫内所过的生活,和因天主特殊的保护所遇到的奇事。所记载的一切,都证明天主的存在和他超绝的能力。后编记述达尼尔见的神视(7-12):前两个神视有象徵的意义,表示世界万国的盛衰,都有天主的计划。天主一完成了他预定的目的,就要使天下万民属于他永远的国度(7-8);后两个神视属于默示录体裁,预示默西亚在世上建立天国以前,人民应经过很长的艰苦时期(10-12)。最后一篇附录(13-14),是达尼尔生平事迹的补遗,证明异邦的邪神不外是空虚。

统观全书的主旨是在证明:天主是惟一、真实、全能、全知、统治万国万世,而超然存在的神;他藉世界的古今万国,以达到他建立神国的目的。

关于本书着作的时代及作者的问题,是很难解决的。古犹太教和圣教会历来的传说,都以达尼尔是本书的作者。

但是,由于本书混合用的希伯来及阿剌美两种语言,由于提及的一些史事,以及后编内采用的默示录体(这是公元前第二世纪犹太人方开始喜用的写作文体),更由于公元前一八○年左右编着的《德训篇》,未将达尼尔列在着名的古圣先贤中(德44-50),为了以上这些缘故,不少的经学者推断:本书的编辑人,大概是在玛加伯人对抗色娄苛王安提约古四世厄丕法乃的时代,(约在公元前一六五年),将古来有关达尼尔先知留传下的史料,加以整理,而成此书;且把本书史事,贴合在当时迫害犹太人的君王身上,以安慰受迫害的犹太人。

由此也可以明白,为什麽犹太人不将本书列于“先知书”中,而列于较晚编写的“杂集”内。事实上《达尼尔书》与其他的先知书根本上是有区别的,因为本书作者的目的,异于古先知的目的:不在劝化百姓改恶迁善,而是藉着神视内所得的启示,安慰和鼓励人民,使他们恒心等待末世的救恩。

《玛加伯书》在编写的时候,《达尼尔书》连第三章的次经部分已经写成(加上2:59-60)。全书和第13;14章已收入那时七十贤士翻译的“希腊译本”内。然而后世的犹太人大概为了失掉了本书内次经部分的原文,因而不承认这几部分为《圣经》。

《达尼尔书》的价值是在它的历史神学,作者以神学的观点,观察世界帝国的兴亡,观察天主“变更四时季节;他废黜君王,也兴立君王”(2:21)。万民万物都应实践他的计划,都应趋向他所决定的,建立永远神国的最后目标(2;7章)。历史的末期一到,他要将“治权、尊荣和国度”交给“人子”,“各民族,各邦国及各异语人民都要侍奉他;他的王权是永远的王权,永存不替,他的国度永不灭亡”(7:13-14)。那时天主的百姓要得救,义人要凯旋,死过的人要复活,受审判,善人受赏,恶人受罚(12:1-3; 7:26-27)。

但是这末期未来到以前,信徒还应经过长久的折磨及迫害,目的是叫他们净化;但他们该知道,这磨炼的时期,不会超过天主早已决定的时日(9:25-27; 12:7-13),并且还有天主委派的伟大护守天使弥额尔,在患难中要助佑天主的子民(12:1; 10:13, 21)。

本书论天国的历史,论“人子”的降来,论复活及天使所讲的道理,不但为当时的犹太教,而且也为预备新约的启示,有了很重要的关系。

虽然《福音》内只很少几次引用《达尼尔书》(玛13:43;24:15,21;25:46;26:64),但这位先知的思想,纵横贯通在耶稣的宣讲中,耶稣多次称自己为“人子”,已暗示证明先知论末世的预言已开始应验,建立天国的时候已来到了;他为人子的权柄,不是现世政治的权柄,而是圣父交给他掌管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(达7:14; 玛28:18)。按照达尼尔的预言,若望在他的《默示录》内证明并描述“人子”(1:7, 13; 14:14),要如何完成他最后的胜利,他与自己的圣民“为王至于无穷之世”(默22:5; 达7:18, 27)。